WCS 中國代表專訪

世界頂級的cosplayer們對cosplay的想法是。。。?
我們訪問了WCS2017各國的代表們,對於cosplay的契機、表演和製做衣服的堅持等。
這次登場的是,WCS2017冠軍的中國代表。

▼Cosplay名、簡單的自己介紹

雪雪:大家好,我是wcs2017中國代表隊的雪雪,cosplay已經六年了。到現在cos的角色二十多個吧,大部分都是運動番的角色。

田田:大家好我是田田,今年代表中國參加了2017WCS世界總決賽。

▼請問您Cosplay的契機是?還有,第一次Cosplay的角色是?

雪雪:我從小就很喜歡acg文化,可惜一直沒有機會接觸cosplay,直到上了大學,在一次朋友的聚會上認識到了cos的朋友,並邀請我一起玩,就很高興的答應了。第一次cos的角色是「火影忍者」的宇智波·佐助。

田田:在學校社團被朋友拉進了學校的cos社團,從那之後開始正式接觸到cosplay,第一次cos的角色是《死或生》的雷芳。

▼從cosplay中學到的和被cosplay影響,印象最深刻的是?

雪雪:在cos的這六年里接觸到很多人,交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,也學習了很多相關的技能。對我最大的影響應該是把浮躁的心態變平靜了吧,印象最深的事應該是第一次上台表演的時候,那時候很年輕什麼都不會,後來看視頻站在台上的我和笨蛋一樣。

田田:在中國cosplay發展出了很發達的cos舞台文化,我是一個舞台劇和動漫的愛好者,剛好把我最愛的兩個愛好結合在了一起。在Cos中不斷的提升了自己各項的能力,這些能力成為我未來發展的很強助力。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?一周重新肝完一件翼手的衣服。

▼請您簡單介紹一下 WCS2017的服裝和舞台表演。

角色是blood 最後的吸血鬼中的翼手族,內容就是還原了動畫里的一段小夜殺翼手族的劇情。

▼為什麼以那個角色參加WCS2017?

雪雪:這個動畫是動畫界一個跨時代的作品,非常喜歡這部作品。因為我和拍擋身高的差距,選擇的的這個角色可以和拍擋很好的搭配,有一定的優勢。

田田:我們在選擇題材的時候,往往會優先考慮題材的知名度與所能呈現的舞台效果。《BLOOD THE LAST VAMPIRE》是世界上第一部純數碼製作的動畫,是動畫界的里程碑。另外,翼手族誇張的造型,和小夜少女的設定,再加上酷炫的打鬥,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具備比賽的優勢。

▼這次的cosplay有什麼想我們特別注意的嗎?

雪雪:所有的東西我們都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,覺得做的最好的地方是自己的頭盔的倒膜還有劍變色的地方。在倒膜頭盔的時候頭上裹滿了倒膜的材料,無法正常呼吸。長達三個多小時。劍的變色我們想了好久本來是想用led燈,突然有一天發現魔術裡面的變色的道具,受到了啓發,用同樣的原理做出了這個變色的劍。

田田:我個人認為,每個環節都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,對於整個兩分半時長的作品來說,所有環節加在一起才是一個完整的作品。我們希望給大家呈現的是一種最完美的視聽感受,而非哪個環節才是最好的。如果一定說,哪裡做的做好,那應該是一往無前的心態吧。

▼請告訴我們對於其他國家代表的cosplay, 舞台表演印象深刻的地方。

和大家的關係都比較好,大家雖然語言不通(主要因為我的英語能不足)但是大家可以靠眼神和笑容溝通。其他國家的服裝道具是我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,做工和細節都特別厲害,尤其是這一屆的法國隊還有墨西哥隊。

▼請告訴我們今後想做的事和夢想。

雪雪:能去更專業的COSPLAYA舞台劇舞台,用更好更專業的方式詮釋自己喜歡的角色。

田田:進入專業的領悟,做最專業的舞台,把更多腦海中的畫面呈現給觀眾。